SriChinmoy.org
zh-TW
More about Sri Chinmoy

活在喜樂中

活在喜樂中

真實的內心之喜樂是自我創造的
它不依靠外在的環境
有一條河流穿越過你
帶著喜樂的訊息
此神美的喜樂是生命的唯一目的

我們都是追求真理的人,我們的目標是一樣的: 要得到內在的安祥、光亮和喜樂,與我們生命的源頭合而爲一,活出真正圓滿的人生。

活在喜樂中即是過著內心的生活,這種生活成就了本我體現,而本我體現即是證悟了神的真理,神就是在我們內心深處的神, 等著我們去發現他,顯揚他。我們也可以說神就是內心的嚮導或是至尊神。不管我們用哪一個名詞,我們說的是自己內心那最高的存在,那也是我們心靈探索的最終目標。

只有在我們滋養了內在生命後,外在生活才會有真實的意義。我們每天都會餵食自己的身體,不過在我們內心深處有一個神美的孩子,它的名字是靈魂,我們卻沒有時間去喂這孩子。靈魂是我們內心 神明的有意識代表,除非等到靈魂小孩得到圓滿,我們外在的生命永遠不會圓滿。

我們如何連結內在生命與外在生活?假如我們學會冥想這個神性的藝術,我們可以很容易又自覺地聯合這兩個世界。 當我們冥想時,每一時刻皆變成一個黃金的機會,它可去除憂愁,挫折、憤怒、恐懼和其他的負面品質,並且帶來內心世界的神性品質:愛、安祥、喜樂和光亮。

有心靈修行的人應該是一個正常的人,健全的人,爲了要接觸神,有心靈修行的人在日常生活中要有神性的實際,在此神性的實際中,我們分享內在的財富,我們感覺到每個行動之後的神性動機,並與別人分享成果。心靈生活並不否定外在的生活,外在生活顯揚了我們內心的神性生活。

意識:生命的火花

意識是生命的火花,它將我們每個人與宇宙大生命連結,它是神與人之間的連結,上天與大地之間的連結,沒有意識, 每件東西皆是荒蕪的沙漠,當我們進入一個黑暗的地方,我們帶一個手電筒去看我們要到哪裡去,假如我們想要知道自己還未被照亮的生命,我們需要意識的幫助。

意識有如梯子,我們可以上下不同的梯級,假如你能深入冥想,那每一層面的意識都會在你眼前現身,第一階是物質的身體,第二階是生機(vital),這是用在印度哲學的一個名詞,它包容有感情的,侵略性的和動力的品質,第三階是心智(mind),心智之上是靈性的心。 在靈性的心之內我們感受到靈魂的躍動。 靈魂是我們心內那個會自我發光的神之使者,它不知誕生,腐壞或死亡。它是永恒的,它是不朽的,它直接來自於神,它與神保持聯繫,終究回歸於神。

在以人身輪迴誕生前,靈魂會得到內在訊息來告知它在世間的神性目的,它會完全的意識到自己的使命,不過在我們一生中,我們物體的心智有時會遮蔽住靈魂的神性靈機和它真正的目的,於是靈魂的使命就無法進行。只有在我們以心智、心和靈魂去發心向上時,我們才會知道我們在世間存在的目的。

我的靈魂主宰我發光的行爲
我的心主宰我飛揚的感覺
我的心智主宰我轉化的思想
我的生機主宰我流動的能量
我的身體主宰我奮發的生命

內心的哭喊

發心就是向上的哭喊,我們內心那往上高升的哭喊. 經由內心的哭喊,我們可以進入神性的意識中,這不是爲名爲利的哭喊,這哭喊是爲了要與神建立完全的,無條件的,無保留的合一關係,神就是我們生命之船的內在導航者。

有些人完全遺忘了內在的導航者,另外,有些人知道內在導航的存在, 不過不想與他有任何關連或溝通 . 一個真誠的追求真理的人,覺得有必要隨時與內在的導航者靈交。只知道神存在於他內心還不能讓他滿足,他要留在神的意識中,一天24小時與祂交會。

我們一定要讓神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變成一個活生生的存在,我們一定要覺得神的顯現是極重要的 . 假如我們不每天吃飯,我們會餓壞了自己的身體。同樣的,我們一定要覺得假如我們不每天冥想和祈禱,那我們就餓壞了心靈的身體。 當我們以內心的眼淚發心向上時,我們看到神走向我們,從上天下降 . 那就像兩個人會面,一個人在一樓,另外一個人在三樓,我們爬到二樓,神下降到二樓,在那裏我們相見,並滿足彼此。

到二樓去的樓梯是我們內心的哭喊所創造出來的,這是發心的哭喊,不是你做錯事時所掉的眼淚 . 心在哭喊和渴望,像上升的燃燒之火焰,一直高升 .  神帶著他祂的思典下降,像河流般往下流。當發心和恩典相遇時,我們體驗到與神結合的神性圓滿。

任何內心的哭喊
一直未被聽到
不,那是不可能的

做一個心靈的陶工

假如我們依照真義去接受靈性的生活,那我們並不離棄這個世界,或試著去逃避世界。我們會擁抱世界,試著以神性的方式去滿足世界,依照神所要的方式。我無法完全同意那些說神只在天堂不在他處的人。神在天堂,神也在地上。造物者永遠不會與其創造物分離,我們的世界就是祂的創造,祂在這裏,祂存在於萬物。

我們要接受世界的現狀。我們若不接受某件事物,我們如何能轉化它呢?假如陶工不碰觸那塊陶土,他如何將它製成陶器?假如他的目標是要做出一個鍋或水罐,他就要碰觸陶土。這個世界就是陶土,我們要服務人類心靈中的神,以此力量去轉化世界的面目。

不要以爲向神祈禱或對著神冥想,你只是在照顧自己,而不管其他的人類,假如你走向神的創造物之樹的腳下,你會看到神就是根。假如你用水澆樹根,那創造物之樹就會依神的定律所指定的方式成長。你對樹根和神所表達的開懷,也會餵育所有的樹枝,它們會依神的完美計劃而生長。

神樹的樹枝

證悟神的真理即是本我發現的最高真義,個人自覺地覺悟到他與神的合一。只要求道者還未覺悟,他就會覺得神是別人,祂有無限的威力,而他自己只是個求道者,是地球上最衰弱的人。不過在他完全靈悟的那一刻,他就會知道他內心與外在的生活與神是絕對合一的,完全靈悟表示與自己絕對最高的本我之認同。

每個人都要證悟神的真理,依其內在的能力而定,每個人都可以選擇最令他歡喜的神之神態。某人也許喜歡神的個體神態,神以最光耀的存在出現。另外一個人也許喜歡神的非個體神態,神以無限的能量呈現。再說,有人只喜歡他證悟的神是超越他想像的神,神是個人的,也是非個人的。神會依個人的選擇,而出現在他眼前,用他的方式討他歡喜。

神同時是陽性和陰性的,西方世界常用“天父”這個名詞來代表神,在東方我們常說“至尊的女神”。不過當我與西方人在一起時,我會用你們較熟悉的名詞,因爲我覺得那樣較能與你們分享我的經驗。

不管個人信仰何種宗教,他都可以做靈性的修行。宗教有如一棟房子,你住在這一棟房子,而我住在另一棟房子,雖然我們住在不同的房子裏,我們都在修習同樣的課題,那就是證悟神的真理。所以我們上的是同一所學校,一個內心的學校。當我們向神祈禱,對著神冥想時,我們上的是這個內心的學校。 我們也許會,也許不會走在相同的一條路上,不過我們去讀書時卻會離開自己的房子。

一個真正過靈修生活的人,會對所有的宗教有最深的尊重和最高的崇敬。我們可以珍愛所有的宗教,去擁有它們。每一種宗教就像是神之樹的一根樹枝,假如我們接受樹本身爲自己的,我們怎能否定樹枝的價值?依其方式,每一種宗教都是對的,絕對是對的 . 不過當我們渴望最高的真理時,對神的愛變成我們唯一的宗教。

真正的靈修不會要求放棄任何宗教。假如你保留自己的宗教,又過著靈修的生活,你會很快的跑向目標,你自己的宗教會給你所做的注入不斷的信心. 不過,也許你覺得需要超越宗教。不管是前者或後者,你的目標是證悟神的真理,神具體呈現所有的宗教,同時也高高地超越宗教。

本我的覺醒
意指
神之神美在我身上
燦爛開花

此時此地就開始

爲了要與神合一,你必須自覺地開始你的靈修的旅程。”此時此地”正是靈魂的座右銘。假如你還未開始,那你的靈魂要你在此刻開始靈修的旅程。假如你對神的存在有所懷疑,沒有關係,儘量的去懷疑吧,終究你會對懷疑神感到厭倦的。假如你對內心的平安和極樂的存在有所懷疑,那就去懷疑吧。甚至你對內心的生活和神的存在還有疑惑,你最好還是趕快去過內心的生活。

假如你好奇的想知道什麽是靈修的生活,你可以用最大的好奇心去接受靈修。去看看它是否只是膚淺地令人著迷,或者它是又深又廣的東西,值得你去奉獻一生。你也許以好奇心開始,但不久你的好奇心會變成真正的發心。假如因爲看到別人做,你也進入靈修的生活,那也是好的。假如你看到某人在接受靈修生活後變得祥和又快樂,那模仿他也沒有什麽不對。

我要告訴你一個崇高的印度心靈大師拉瑪克禮希納大師(Sri Ramakrishna)很喜歡的故事。 有一個小偷在深夜潛入皇宮,聽到了國王與皇后的對話。國王對皇后說:“我希望我們的幼女可以嫁給一個聖潔的人,她才會有一些平安。我們其他的女兒都嫁給國王和將軍,可是他們的生命中只有痛苦。聖人過著很安寧的生活,假如她嫁給其中一個,她的生命就會充滿平安. 明日一大早我會送我的大臣到恒河岸邊,那裏有許多聖人在靜坐冥想,我相信他們其中會有一個人肯娶我們的女兒。”

小偷聽到了他們的對話,他心裏想:“天啊!一個窮僧侶會得到公主?我要去那裏和僧侶一起靜坐冥想。 天曉得,也許我會被選中呢。現在我要去偷一點錢,不過假如公主對我滿意,我就能一夕致富,我會擁有許多物質上的繁華。”

第二天一大早,小偷穿上聖人的外袍,跑到恒河邊去和其他的僧侶一起冥想。 不久國王的大臣到達,開始從這個僧侶找到下一個僧侶,尋找那個願意娶公主的人。那些僧侶覺得很憤怒,”我們正在渴求無限的光亮,無限的真理,無限的喜悅,而你要將我們再度束縛於這個世界?我們不想要物質的生活或物質的財富!” 他們大聲喊著,可憐的大臣被所有的僧侶指責和謾駡。僧侶們不在乎公主,他們只在乎最高的真理和內在的財富。

僧侶們一個個地拒絕了,最後大臣走向小偷,他同意接受國王的女兒。他們回到國王那裏,告訴他事情經過。聽到有一個僧侶對公主有興趣,國王欣喜萬分。”明天我要把女兒帶到恒河岸邊,那裏有許多聖人在禱告和冥想,” 他說。

在夜晚,一個神性的意念進入小偷的腦中,他對著自己想:我只是裝做一個聖人,只是假裝就可以得到公主和這麽多的財富與物質的繁華。 假如我真正誠懇的變成一個僧侶,我確定我將得到無限的威力,無限的光亮,無限的極樂,無限的平安,就像那些真實的僧侶終究會從神那裏得到的一樣。我爲何要被束縛於這種有限的物質財富,當我有機會從神的無限寶藏那裏得到無限的光亮,極樂和威力?

於是小偷在晚間改變了主意。當第二天早晨國王來見他時,他不對國王表示尊敬。他忽然震怒地說:“國王啊,不要把我束縛在這個物質的世界裏,我要神,只要神,我不需要你的女兒。”可憐的國王回到他的皇宮,而小偷變成一個誠懇的聖人。

這個故事說明我們可以在任何時刻開始我們的心靈旅程。 小偷以模仿開始,不過當他看到真正的聖人真誠的渴望神,只要神時,他得到了靈感,從靈感他進入發心。於是他不再滿足於要擁有金錢和財富的欲望,因爲他覺得可以得到更令人滿足的東西。

假如你仍然懷有疑惑或好奇,那就從疑惑開始,從好奇開始,不過要開始! 一步一步地,你會走向你的目標。神總是熱切地要擁有你,你也許並不熱切地要神,但是神那永恒的天父,神那永恒的天母,正在爲你哭喊。你必須要做出你要神的選擇,假如你真的想要神,那就從你現在的地方開始,此時此地這個自覺地與神那個無限的光亮和無限的真理交融合一的目標將會是你的。

你內心的哭喊是真正的寶藏,
你內心的哭喊有如老鷹高飛,
到達你最純潔靈魂的至高目標。

        (摘自親穆儀大師所著"喜樂的翅膀"一書 )